??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ED技术 >

1994年中组部找到广东一老汉发现他是潜伏台湾40年的红色特工

发布日期:2021-05-20 20:3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1994年,中组部找到广东一老汉,发现他是潜伏台湾40年的红色特工

  1994年秋,中央收到一封由汕头大学图书馆馆长陈仲豪与天津市委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徐懋德联名写的信,要求恢复一位老人的党籍。

  陈仲豪在信中详细陈述了这位老人的经历,他向上级保证,这位老人是一位优秀的人,并恳请上级部门派调查员前往老人的住处调查。

  得知详情以后,中组部立刻派遣调查员前往老人的住址,当调查员终于在广东省丰顺县见到这位老人时,他已头发花白,脸上写满岁月的沧桑。

  老人拄着拐杖,激动地向组织部人员讲述自己的一生,调查员听完后热泪盈眶,他紧握着老人的双手,说:“同志,你辛苦了!”

  那么,这位老人是谁?老人的故事又为何让调查员感动落泪?他为什么会失去党籍,他的一生又有着怎样的传奇色彩?

  这位老人名叫谢汉光,他出生于1919年的广东省丰顺县的一户农民家庭,在家中排行老二。他从小聪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不同,他喜欢在帮父母劳作之余,读一些感兴趣的书。

  可是,谢汉光家中贫穷,国家年年战事频繁,盗匪流窜,早已将这个偏远小村洗劫一空。

  没钱读书,谢汉光便常向有学识的长辈请教,长辈们也不吝啬,常常将所知所得都倾囊相授。

  农家人的孩子,一般早早地就要下地干活,可少年谢汉光不止帮父母干一些农活,干活之余,他从乡民积累的经验之中,学会了许多农业知识。

  光阴荏苒,谢汉光慢慢长大,小半辈子待在山里的谢汉光渴望外面的世界,他打算考上大学,在大学中继续深造自己。

  在校期间,谢汉光认识了梁铮卿、张伯哲、及老同乡陈仲豪等人,谢汉光与他们十分投缘,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学术与时局。

  当时正值全面抗日时期,抗日救国思潮传遍全国。受学校里许多我党教师的影响,谢汉光经常参加抗日活动。

  广西大学的学生们也自发组织了许多抗日社团与组织,谢汉光常活跃于这些社团之中,谢汉光的同学兼好友陈仲豪在大学期间创办《中国学生导报》,邀请谢汉光参加,谢汉光欣然参与。

  在校期间,谢汉光和老同乡陈仲豪闲谈中了解到,老家揭西县五经富镇一位叫曾秀萍的女学生“人很不错”,谢汉光轻轻一笑,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孩留了意。

  曾秀萍知性,端庄,长得漂亮,也有学识,二人交谈过后,谢汉光对曾秀萍一见倾心。

  曾秀萍对谢汉光的印象也很不错,刚从大学毕业的他,成熟稳重又知书达理,一身为国为民的胸怀也令秀萍芳心暗许。

  二人之后又多次见面,不久便确定了恋爱关系,谢汉光将秀萍带回老家浦寨,谢汉光的父母对秀萍十分满意。

  没多久,谢汉光与曾秀萍结了婚,谢汉光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他要结婚的消息一传开,远乡近邻都赶来庆贺,平淡的埔寨一时间十分热闹,来恭祝新婚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

  谢汉光和曾秀萍,在埔寨祥和的氛围中,住了九天,享受新婚快乐的同时,谢汉光也在思考今后的人生。

  某天,谢汉光接到老同学寄来的一封信,在表达怀念同窗生活的同时,也邀请谢汉光前往柳州农场工作。

  在妻子的支持下,婚后第九天,谢汉光便应同学邀约,到桂林的“黔桂铁路柳州农场”任职。

  领导十分喜欢这样勤奋刻苦,踏实肯干的谢汉光,不久便提拔谢汉光为农场主任。

  1943年底,日军在广东战事不利,便疯狂侵扰战区附近的村庄,以搜刮军用的粮饷、补给。

  曾秀萍想起丈夫谢汉光在广西桂林工作,便带着孩子,随着广东的逃难队伍,一路艰难,终于到了桂林,和丈夫见上了面。

  看着妻子怀揣的婴儿,谢汉光久久不语。想了许久,谢汉光给儿子起名叫谢定文,当爹让他兴奋,可纷乱的时局又让他担忧。

  谢汉光知道,日军猖狂,全国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就算在桂林,也并不安全,但当时已无暇顾及这许多,谢汉光把妻子安排在附近的中学教书,方便自己能照顾到妻儿。

  当时从广东往广西的逃难队伍中,有许多潮汕一带的我党人员,日军在广东猖獗,为更好地保存革命的有生力量,一批党员进行了战略转移,这其中有邱达生、王珉、陈静、陈莹等我党成员。

  谢汉光在安置好妻儿之后,将这些前来投奔他的我党党员们也悉心安置,这些被他所保护的党员们十分感激谢汉光,当时的谢汉光还未入党,却对党员们照料有加。

  谢汉光热情地帮助我党的党员们,在党员之间有非常好的名声,许多从潮州、汕头、柳州避难的党员都曾在谢汉光的农场隐蔽过。

  1944年,日军在印缅战场失利,为打通支援东南亚军队的道路,日军发动了豫湘桂战役,企图大举入侵我国西南,广西就此成为战事前线。

  勤恳工作的谢汉光在农场工作时并未致力于聚敛财富,在逃难半途,就把钱花的精光,只得先后在高县、邛崃等地教书谋生。

  思乡心切的谢汉光回到老家,满目疮痍使他心如刀割,彼时,我党正与商议和平事宜,知觉敏锐的谢汉光从中嗅到了一丝火药味儿。

  就在此时,一位曾在谢汉光农场中隐蔽过的党员朋友,邀请谢汉光往香港同组织人员见面,谢汉光欣然规往。

  谢汉光出身广东,精通粤语,组织便委派谢汉光乔装商人,往返港粤进行情报传递工作。

  谢汉光凭借自身精通粤语的优势,以及机敏过人的才能,在隐藏自己的同时,为党传递了许多有用情报。

  期间,他把妻子接到香港,长年颠沛流离的生活终于结束,此时,谢汉光希望能好好地照料妻儿。

  然而,为了实现台湾的解放,1946年,党组织委派谢汉光赴台湾执行潜伏任务。

  突如其来的任务,让谢汉光有些手足无措,妻子刚接到香港没多久,自己便要跨越海峡,前往台湾,此次潜伏,不知多久才能和家人团聚。

  最终,爱国情怀战胜了儿女情长。分别之前,谢汉光对已哭成泪人的曾秀萍说:“解放了我就回来,不会太久的。”

  初到台湾的谢汉光,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在台湾省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就职,并暗中进行地下革命工作。

  1947年9月,谢汉光的老同学梁铮卿,以及谢汉光的同学兼朋友陈仲豪,也按照党的指示先后来到台湾,二人同谢汉光取得联系后,便各自按党的指示潜伏。

  陈仲豪用假身份担任了基隆中学的老师,教书之余,他奔走于地下据点传递情报,执行我党委派的各个任务。

  陈仲豪在潜伏观察中意识到,台湾与大陆通讯不便,在台的党组织有必要自己发展党员规模。

  于是,陈仲豪利用教师的身份,组建了“海燕读书社”,让学生们阅读进步书籍,并参与进步活动,借此机会寻找可能发展成党员的人。

  读书会效果显著,许多台湾青年为我党的红色精神所吸引,陈仲豪与组织成员商议,决定刊印《光明报》,向整个台湾传播党的声音。

  1948年夏,陈仲豪与同事们在山洞中开始秘密刊印《光明报》,《光明报》影响越来越大,至1949年初,已有很多地方出现了《光明报》。

  1949年6月,解放战争胜利前夕,《光明报》刊登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做好准备,迎接台湾解放”等消息,加之三大战役胜利的影响,《光明报》迅速风靡台湾。

  由于《光明报》影响太大,一份光明报落入了台湾省主席陈诚的手里,陈诚将光明报呈交蒋介石,蒋介石看后勃然大怒。

  台湾警备队立刻行动,不久便于台湾大学抓获4名持有《光明报》的学生,学生供认,《光明报》来源于基隆中学,并将基隆中学校长钟浩东是我党人员的消息一并供出。

  警署据此判断,基隆中学是我党地下组织的据点,又经其他途径确认,基隆中学的教师多为我党人员。

  于是,一天夜里,特务翻过学校围栏,秘密抓捕了钟浩东,陈仲豪得知消息后连夜南下逃离。

  不久,特务二次到学校进行搜捕,抓获十余名我党人员,基隆中学的地下党组织被彻底摧毁。

  陈仲豪逃往台中与谢汉光汇合,台湾地下党得到消息后,命令陈仲豪设法撤退回大陆。

  在梁铮卿处住了几天后,张伯哲、梁铮卿为陈仲豪做了一张假身份证,化名“林辰康“。

  陈仲豪在一位叫“老洪”的交通员护送下,抵达台南,并拜托在台湾警署工作的表弟买了张回汕头的票。

  这架飞机在空中飞了五十分钟,短短五十分钟,对陈仲豪而言却十分漫长,终于在10月6日上午十时左右,飞机降落在汕头机场,陈仲豪彻底脱离了险境。

  警署对捕获的我党地下党员严刑逼供,钟浩东宁死不屈,最终被反动派所杀害,其他被捕的地下党员中,有人意志不坚,最终招供,交代了地下党的许多机密。

  1949年下旬,掌握地下党机密的特务破坏了台中地区地下党组织,张伯哲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几十位地下党员。

  面对特务的严刑拷问,蔡孝乾立马叛变,蔡孝乾供出了所有在台地下党名单,包括潜在“国防部”的参谋次长吴石。

  蔡孝乾的叛变使我党在台湾的地下组织遭受毁灭打击,按台湾当局的说法,短短一年之内,保密局就破获了八十多件“中共间谍案”,地下党被完全暴露在阳光下,台湾地下党组织彻底瘫痪。

  3月29日,与谢汉光共事的梁铮卿被捕,谢汉光闻讯后逃脱,其时,台湾已处于笼罩之下,警卫队挨家挨户搜查,正常途径下,谢汉光根本无法藏身。

  林业系毕业的谢汉光为躲避追捕,只能只身逃往森林,在森林中,谢汉光凭借所学的林业知识,吃野果,掘野菜,在野外跋涉了不知道多久。

  谢汉光又渴又饿,疲惫的他终于倒在了林场的小路上,所幸一个农民经过,好心的农民收留了谢汉光。

  在谢汉光和农民的交谈中,谢汉光谎称自己是逃兵,没有身份证和户籍为逃避战乱才闯进深山。

  农民让谢汉光在家住了几日,为了安全起见,谢汉光告别这个好心的农民,又向深山行了二十余里,来到一个高山族村庄。

  村长接待了这位异乡来客,谢汉光称自己会一点林学,可以当一名林业工人,又把随身的两个金戒指送给了村长,希望村子可以收留他。

  正好,村里有个叫叶依奎的人已失踪多年,考虑再三后,村长同意谢汉光以叶依奎的身份在村里生活。

  从此,谢汉光潜入深山,以叶依奎的身份,在村里生活了下来,凭借其大学林业系的基础,谢汉光成为了一名林业工人,靠帮村里种树为生。

  谢汉光日思夜盼解放军的到来,可盼着盼着,一晃眼,过了三十八年,曾经的那个精壮小伙,现如今,已变成两鬓斑白、体态佝偻的老头。

  已是古稀之年的谢汉光,终于得以走出深山,重见天日,他用大半辈子积蓄买了回故乡的票,在检票口颤巍巍拿出“叶依奎”的身份证,登上了飞往广东的飞机。

  1988年12月,谢汉光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的故乡,见到了魂牵梦萦的妻儿。

  谢汉光从原来的老同乡处了解到,在谢汉光前往台湾之后,妻子曾秀萍曾多方打听丈夫的消息,可皆渺无音讯,曾秀萍只得孤身一人,带着孩子回到五经富镇定居。

  曾秀萍十分坚强,独自将孩子抚养成人,并时刻和孩子们讲父亲的光荣往事,孩子们都十分崇拜父亲,与母亲一样,渴望父亲的归来。

  谢汉光回到老家和家人团聚后,却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当时是秘密入党的,如今的自己并没有大陆身份证,更没有入党的凭证,因此,谢汉光多次向政府报告,希望能恢复其党员身份。

  可由于历史不明,身份不清的原因,当地政府没有办法受理谢汉光的请求,只能每月拨120元给谢汉光,当做“困难台胞生活补助”。

  谢汉光多次向上级写信,均未得到理想答复。在谢汉光以台胞身份于老家居住的这几年间,他打听到,昔日同学兼战友的陈仲豪,如今是汕头大学的图书馆主任。

  陈仲豪做梦都想不到谢汉光还活着,两人见面,又喜又悲,两双长满老茧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1994,陈仲豪联系到当时一同任教于基隆中学的徐懋德,写信告知党中央谢汉光的情况,要求党中央恢复谢汉光党籍。

  中央组织部接到来信后非常重视,派一位认真负责的司长干部担任调查员,往五经富镇调查落实,调查员先向老干科调查谢汉光的相关情况,最终找到谢汉光本人面谈。

  交谈过程中,谢汉光详细讲述了潜伏台湾的经过及自己的遭遇,回忆起往昔的峥嵘岁月,谢汉光不禁热泪盈眶。

  1994年秋,党中央发文通知广东省委,要求谢汉光恢复党籍,并享受离休干部待遇。

  终于恢复身份的谢汉光拄着拐杖,前往汕头大学向陈仲豪感恩,陈仲豪与谢汉光这两位老同学兼战友,晚年聚晤,回忆起在台湾的点点滴滴,都感慨万分。

  此后,谢汉光回到老家,与妻子儿女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此时的谢汉光已成为了爷爷,儿女都已成家,子孙满堂,恢复党籍的心愿已了,谢汉光终于得以安享晚年。

一灯网 | LED照明网 | LED前景 | LED技术 | LED灯具 | led贸易 | led论坛 | 社区 | 新闻中心 | 企业文化 |

一灯网是综合性的照明网站,最火的照明行业技术交流平台,最全的LED照明资料下载。照明设计,照明产品设计,光学设计,散热设计学习从这里开始。